欧八文学网 > 玄幻小说 > 玄天战铠 > 《玄天战铠》正文 第六百零一章 我就是天诛地灭的法度

《玄天战铠》正文 第六百零一章 我就是天诛地灭的法度

    玄铁飞行阵忽然发出一声强烈的嗡鸣从文鸢身上飞出,像个陀螺飞旋,瞬间将抓着文鸢的人都撞开。```然后玄铁阵放射出一道结界将文鸢罩住,四周的人惊诧之中一起出手,拳脚都无法突破结界分毫。

    文鸢冷笑,我记得你们了,等我将你们告上天师台!

    “小贱人!”沈母将一把剑架在方老汉脖子上,“还不束手就擒?”方老汉头破血流,浑身抽搐,伤得很重。他修为很低,被踹这一脚没死就已经是不错了。

    文鸢脸色一变,只好收起玄铁阵,被四周的人抓住。

    沈母一耳光抽在文鸢脸上:“你还想告我!”

    一边的大汉忌惮道:“若是让她活着,她真做得出。不如……”做了个杀掉的手势,“不是说虎威军在二十里镇逛窑子呢,她作为军师阻拦被杀,如何?”

    沈母眼前一亮,若是文鸢去公开来闹,许多丑事都被揭开,她便十分不妙。当下正是恨意难消,不如把文鸢杀了,栽赃给虎威军。军师被杀,军将难逃干系,就是没罪也得倒霉。那时再揭发虎威军逛窑子,诬告一下。

    沈母狞笑:“杀也不能随便地杀。”捏着文鸢的下巴,恶狠狠说道,“你不要我儿子,我就让你当个万人骑的烂货。”

    在文鸢的大骂声中,沈母对四周的人道:“玩够了,尸体丢到二十里镇。记得让她魂飞魄散,不然天师台追查起来……”

    大汉狞笑道:“放心,直接干到她**,女军师的滋味咱们弟兄还真没尝过!”

    文鸢大喊大叫,此时再想用飞行阵逃走已经晚了,被人按在地上,扯破衣服。文鸢哭着大叫:“童虎!快来救我啊!”

    忽然一个冰冷的声音酥媚入骨道:“哟,你瞧瞧。果然还是在喊童虎啊。”

    沈母和手下的人一惊,一个阴森的黄泉地穴在身后的坟地缓缓敞开,四周阴风四起,一位冷傲的绝色女子立在一个巨大无朋的骷髅头上,从地穴中缓缓升起,裙带飘飘中,亡魂成群飞出。

    骷髅头一张嘴,童虎蹦了出来,祥光一闪,文鸢身边的人身首异处。

    童虎暴跳如雷。老子的女人,哦,老子的军师,你们也敢碰?

    南霁菲翻白眼,你真相了吧?你的军师和你的女人在你心里有区别么?

    童虎把文鸢抱起来,把撕破的衣服扯好。文鸢在童虎怀里大哭,童虎稀奇道:“不是说,碰了你天师台就会知道么?这个不灵啊!还不如老子做的飞行阵,好歹能立刻通知老子赶来!”

    文鸢说不出话。只是抱着童虎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童虎趁机俯身一个热吻,干了啥都可以顺便栽赃给这些人,机会难得啊。文鸢在他背后用力敲打了两下,变成了紧紧搂着。

    四周罡风四起。沈家的人都武装了玄甲。

    童虎一回头,唷,修为都不低。连沈母都武装了玄甲,原本长得也不差。一副雄纠纠气昂昂的女将的模样。身边一个彪形大汉更是身上金光闪闪,手持一柄巨大的斩马刀,将一面带有“沈”字的军旗插在地上。军旗散发出惊人的威压。魂光凝成烈风呼号,风中有千军万马将南霁菲放出的亡魂杀死。

    文鸢止住哭声,红着脸低声道:“沈三是万人将,不可轻敌。天师台的兵马立刻就会到。”

    童虎瞪大了眼,这么说时间不多了啊。

    沈三也是一样急着杀人灭口,斩马刀向着童虎当头劈来,打算将童虎和文鸢一起斩成两截。刀光笼罩之下,杀气汇入刀光,化作千军万马向童虎杀来。一刀的神通便等于千军万马将对手围在当中厮杀,顷刻间便可以将人剁成肉酱,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童虎感受对方的神通,确实挺厉害,一刀的电光石火之间,杀气将时空凝滞,对手便只能任凭宰割。不过,对于修炼霸气和斗气的人来说,这自然不算啥。

    童虎身上腾起一道紫色的霸气烈焰,将对手的杀气震开,千军万马的魂光都在那瞬间浩如烟海的霸气面前粉碎。霸气的颜色一变,紫中染红,仿佛火焰爆裂。童虎手中出现一根大铁棍,一棍打在沈三头上,将沈三打得旋身倒地,头颅爆裂。又回手一棍横扫,一道棍风带着虹光闪过,十几人一起挤成一团在棍头飞出去。

    沈母已经吓傻了,童虎瞅着她狞笑:“你不要以为你是女人我就不打你!”扬起手中的大铁棍,知不知道这是啥?这是铁棍!

    沈母一声尖叫扭头就跑,御剑飞遁,刚踏上飞剑就被一道魂光剑给打了下来。成群的亡魂鬼影将她缠住,尖叫着悬在空中,精血被吸干,身上的玄甲破裂。

    文鸢道:“这位姐姐,请慢动手!”

    南霁菲一怔,难不成你还要发发善心?那烂好人的称号就可以从师娇雪转让给你了。但是文鸢那一声姐姐喊得很舒心,南霁菲素手一挥,将沈母丢在地上。沈母披头散发,抬起头的时候,因为精血枯干容貌枯朽,仿佛干尸,发出凄惨的哀叫。

    文鸢道:“你终究是我姑姑,你不仁我也无法不义!你我之间,恩怨两清。但是我刚才说过,我是天师台正式册封的军师,你打我便是打了天师台的脸面。你无视军法,天师台自然会有裁决!”

    南霁菲颦眉道:“这么麻烦做什么?个人恩怨,就应该私设刑堂,我管你什么军法,我便是天诛地灭的法度!”地穴散发出浓郁的尸气,狂风大作,凝成一道漩涡,将沈家所有的人连死者的魂魄都抓住拖入冥府。

    地穴合拢,沈家的人和亡魂的尖啸声都随着尸体沉入冥府。

    文鸢攥紧了拳头,咬着嘴唇。

    童虎小声道:“师姐,其实文鸢的意思是,天师台的惩罚会更严厉,你这样便宜他们了……再说,你把他们杀了,手刃仇人的机会就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南霁菲一怔,这样啊?那你就不是烂好人了。你很腹黑啊,小妹妹!

    文鸢松开拳头,舒了一口气,诚心诚意道:“谢谢师姐。文鸢欠师姐的恩情,不知道怎么才能报答。只要不违反军规的……”

    南霁菲嫣然一笑,百媚横生,这好办,我们姐妹自然有用到你的地方。

    天空中战龙咆哮,大量天师台的精兵赶到,见状第一个反应扑向童虎:“大胆逆匪,竟然非礼军师,禽兽不如!”

    童虎挥舞着大棍把扑下来的战龙打开,喷着唾沫狂骂:“卧槽!就你们这赶来的速度,谁禽兽不如啊!”

    文鸢哈哈大笑:“谁让你们动手这么快了!”

    南霁菲也十分后悔使用了冥穴,杀人灭口惯了,连个尸体都没留。现在当真是不好解释。

    童虎扑向地上呻吟的方老伯,老头,你不能死啊,你是人证来的!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虎威军因为童虎被天师台审查,直到第二天晚上才发兵。大军日夜兼程,赶向北荒前线。

    珈蓝国位于北荒腹地,乃是北荒最强大的蛮国。人妖混杂,蛮兽不分,几乎与三界之中所有种族都有往来,其中也包括魔族。事实上,从洪荒时起,魔界每次向人仙两界发兵都是以珈蓝国为桥头堡。

    从历史上看,珈蓝国每隔千年就会被九曜上神灭一次,但是很快又会在魔族的帮助下死灰复燃,重建起来。重建的速度比灭的速度快得多。而珈蓝国信奉火神,相信每个人都是火凤降世,魂魄可以浴火重生,不入轮回。

    到了神武帝时代,大半个魔界被摧枯拉朽征服,但是武帝飞升之后,百武将军连一百年都没撑过就放弃了魔界,珈蓝国也早已随着三界一统的局面崩溃而复国,并且在魔族的帮助下变得更加强大。

    只不过魔族这几千年忙着内战,恢复神武帝无情杀戮造成的元气伤,不曾大举进犯。但是珈蓝国的战火一刻也不曾停息,不管是十二武帝哪一国,又或是天界各大仙门都不曾停止对珈蓝国的刺探和骚扰。珈蓝国仍能雄踞北荒,其强大可想而知。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