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八文学网 > 科幻小说 > 一人的无限恐怖 > 《一人的无限恐怖》正文 终话 Aftertory
    让被漆黑火笑所包围的城市年和少女万相的对望窘”女知道。手机阅读小说,同步更新\!眼前的这位少年,已经不是她所熟知的那一位,需要他保护,能够笑着在她一旁谈天说地的对象,而是,”必需要讨伐的人。

    夏娜,弥有办法保护所有弥喜欢的人吗?在少女动手之前,十分汇突的问了一句:如果现在正在世界各地奔波的爸爸,在某个地方遭到使徒攻击怎么办?要是妈妈外出旅行,不小心遇到使徒月怎么办?不久的将来,大家长大成*人以后,离开御崎市,火雾战士有办法随身保护每个认识的人吗?

    这个”少女没法回答少年的问题,因为她明白,她只能回复这是不可能的,显然,这并不是少年所想要的答案。

    这咋小世界太辽阔以致于无法保护所有人,,在任何人都有可能遭到“使徒袭击,没有例外的情况之下,只能在偶然间侥幸捡回一命而已。不过,只因为这个御崎市是生活了十几年的场所,所以才会拥有这么多非保护不可,想要保护的人们。少年对于世界的愤怒转变成高涨的气势,流露出勇于面对的喜悦,两道声音在一起宣布自内心的誓言:联要亲手改变这个世界的真相。消除这个世界不合理的可能性,为了保护喜欢的人,保护喜欢的人们。

    然后,联也将福受到这个因果所束缚的同胞“红世使徒月,制定出明确的准则。这正是,联所获的的存在的真意。

    少年张开了眼睛,对着少女说:夏娜,只不过是歼灭工具的称月,也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持续不断的战斗,等到有一天感到疲惫厌倦,最后死去消失的火雾战士”联也要改变弥这样的命运。最后,少年以圾井悠二的身分,开口说出最后的誓言:我要保护称。

    这个故事拥有一个感人的开场。但是却缺乏一个感人的结局少女拥有自己的使命,就是阻止眼前这一个已经和红世魔王融为一体的少年,而少年也拥有自己的誓言。就是改变这个世界,把少女从这个无解的囚牢当中解放出来。

    因此他们的目标是矛盾的,所以他们之间不得不战。

    吉田一美不知道为甚么会生这样的事情,在这之前,明明大家都还好好的,一起聊天、一起玩乐,除了那个已经被遗忘了的人之外,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。平静得让一美以为这样的日子会维持到世界的

    头。

    只是,除了那咋小人外,坡井悠二也消失了,作为圾井悠二的存在。被大家所遗忘,然后今天,黑色的火焰包围着御崎市,战斗的钟声响遍了整个御崎市,田中他们虽然让自己先离开,然而一美却不愿意逃跑。她想要知道世界的真相。而不只是逃避并躲在家里等待事情的。”,那样的话,她终有一天也会把那个人忘记。

    这是一美所不愿意遇到的事情。也是她最后以及唯一的坚持,她已经赌上了自己所有的勇气,为的就只有那一个目标,她已经不想再回到虚伪的日常当中了,因为那样的日子,让人害怕而且孤独。

    站在一美面前的少年,容貌体格都没有改变,但是后头部延伸出一条龙尾,身披绯红色铠甲和衣饰。最重要的是,他手中抱着全身是血的少女,毫不以为的望着田中和一美。

    你在这段时间”究竟是跑到那里去了?田中代替杵立在一旁全身颤抖的少女,对着飘浮在半空的外表看起来是好友的怪物,提出了一个少根筋的问题。接下来完全不给对方回答的时间,随即看着他手中抱着的少女说:板、坡井,是你救了夏娜吗?

    联只是出了一趟远门,这次是为了带夏娜离开。少年很轻易就看穿了好友的想法,然而他还是十分淡然的回答,当他转身想要离开的时候,一道身影却拦了在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吉田同学”着到那身影的主人。少年喃喃的称呼了她的名字。一美十分坚定的看着少年,然后对着他说:放下夏娜!

    吉田!田中看见一美的行动,不禁对她的勇气而感到赞叹,同时亦为她的安全而感到担心,然而已经把自己的性命赌在此处的一美,却是完全不给予少年回答的时间,几乎可以说是一股脑就把所有话说出来:他曾经为了保护这个城市而战斗。那么现在的我!也要为了朋友和这座城市而抗争!夏娜是我很要好的朋友!

    ,,原来弥已经回想起来了吗,”

    我很后悔我曾经遗忘过这件事。是你动手脚的吗?圾井同学。

    那和联并没有任何的关系。少年摇了摇头,同时用着圾井悠二和祭礼之蛇的声音回答:联也曾经失去相关记忆,大概是某个“红世魔王的把戏,那个人也已经”,

    不会的。面对着少年的猜测。一美摇头并坚定的回答:不会的!那咋小人会回来的!

    联不能肯定称的话,又或者否认弥的话。少年并没有直接响应一美的说话,虽然他心里也明白。那个人估计早就已经死掉了,他只是对着拦在他身前的一美说:请弥让开吧,弥应该很清楚明白,继续下去阻挠我的话,我是不会客气的。

    即使如此,我也绝对不会让开。一美坚定的眼神告诉少年,她并不是在开玩笑,既然已经赌上了性命,又何来害怕的感觉。那么”只能抱歉了。少年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的歉意,后头的龙尾就像是鞭子一样,眼看就要抽到一美的身上。

    叮!

    那绝对不是龙尾击打人体的声音。而是金属交击的声音,在一美的面前,不知道甚么时候,出现了一道身影,他手中拿着一把夸张得有点令人难以置信的长刀,很

    虽然好像有点迟,但看来还没有迟到吧?长刀的主人,看了一眼旁边的田中,再看了看背后的一美;最后才面对着少年说:好久不见了,我的好友。

    “坡井悠二的好友。少年看着长刀的主人,然后才有点动容的说:作为联的好友,知道联一切事情的你,难不成不明白联的意思吗?你也要阻止联的计划么?

    如果单纯是指你攻击一美的举动的话,我是完全不同意的。长刀的主人像是不怎么在意的回答了少年的问题。

    我还以为你已经死掉了。这次说话的,只是单纯的圾井悠二,而在听到少年的问话后,长刀的主人却是苦笑了一声并说:是死了”,只是又从地狱爬回来了,虽然那个“地方并不适合称之为地狱。然而我现,实在有太多人和事情我都放不下了例如你。

    那就是说,你准备阻止联了吗?存一瞬间,少年的声音又再次转换,混合着坡井悠二和祭礼之蛇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然而长刀的主人并没有直接回合少年的问题,反而轻声的问:如果说,我能够帮助你解决问题,而且不需要这种麻烦的方法,如何?!

    无论是技井悠二还是祭礼之蛇的身体都同时一颤,因为也既是悠二,也是那个创世神等级的红世魔王,所以他知道,眼前这位长刀的主人,并不会说出那种没有任何凭证的说话。

    几削九成,当然,即使计划再完美,还是有着各式各样的问题,只是我可以保证。无论成功率还是麻烦程度都要比你原来的计划低。

    联没有任何理由相信你对吧?少年的双瞳看着长刀的主人,然后才问了一句,面对着那似是挑衅的说话,长刀的主人却是笑着回答:但是你也没有任何理由不相信我对吧?

    果然,若果你出现了,就会成为我最麻烦的敌人。少年长叹了一口气,然后才有点无奈的对着长刀的主人说。

    没法子。长刀的主人也是叹了一口气。然后才说:谁让我们是好友,而且我只是在帮助你!”打败联吧。少年突然开口说:如果你能够打败全力以赴的联,那么联的计”也就没有任何可以成功的因素,在那个时候,联也就只能听从你的计划了。

    好。长刀的主人点了点头。然后挥舞了一下手中的长刀并说:那么就来一点赌注吧,要是你输了,“小夜啼鸟月就得给我。

    这才是你的目标吗?少年看了长刀的主人一眼,隔了好一会儿才回答:也罢,联答应你就是了。

    很好。长刀的主人满意的一笑,然后才对着少年说”

    来战吧!悠二!

    放马过来!慕!

    空中的战斗已经不是其他人所能够介入的了,对于其他人来说。这场战斗就像是神明们之间的战斗。无论是漆黑的火焰,还是淡蓝色的火焰,都强大得令人难以呼吸。也可怕得让人想要把眼睛闭上。少年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目标。所以他全力以赴,誓要打败眼前的

    友。

    阿拉斯特尔,他们,谁会胜?在众人的照顾下,夏娜已经清醒过来,身上的伤也没有外表看来的重。这绝对是一件好事,她抬头看着半空中的战斗,却是开口问那个寄宿在颈链里的红世魔王。”不知道。虽然不愿意承认。但红世魔王在此时此刻,也不的不承认:他们已经越了我所知道的范畴,即使是我,也不一定能够打败他们两个中的任何一个。

    亚拉斯特尔没有说的是,不但不能够打败,说不定还会被打败。

    当年两个还是手无搏鸡之力少年。居然都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,成长到这种程度,这如何不让这位见识广博的红世魔王感到惊讶。甚至可以说,眼前的情况,已经完全出了他当年的想象。

    连慕也变得这么强了”同样不愿意承认眼前情况的,自然还有那个炎灼眼的少女了:他究竟是遇到甚么事情了?居然变得如此强大。

    神明的传承吗?如果真是那样的话,也实在太可笑了。亚拉斯特尔说出了其中一个可能性,然而却很快否认了自己的想法,那种只存在手上古记载中的事情,根本就不可能生在常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可是,当年的那两位少年。可都是常人吗?

    你要小夜啼鸟做甚么?在战斗中的两人,本来可以说是相当紧张而且沉默的,然而悠二的一句说话,却突然打破了这种僵持的沉默局面:那种可以随心所欲地使用任何自在法的宝具。

    有一个世界的问题,需要“小夜啼鸟才能够解决。卓慕避开了悠二的攻击,然后也毫不在意的把自己的需要小夜啼鸟的理由告诉了对方:虽然会相当麻烦小但是我不得不做。

    在悠二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。卓慕已经消失了在他的面前,当他现时,卓慕的右手已经按住了自己的头部,他只感到自己全身都被一种阴冷的力量所制住,然而就被卓慕一下子从半空往地面按了下去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式百拾式式琴月阴!

    那大概是一个和勇气相关的故事。当紫色的火焰盛放的时候。卓慕右手按住悠二的头部,同时对对着陷进地面的悠二说:我只是想要成为那一个,会在遇见别人身陷险境时,有勇气毫不犹豫地伸出援手的人而已。

    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终话愕完

    全书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