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八文学网 > 都市小说 > 华夏邪龙 > 《华夏邪龙》正文 第五百零四章 摊牌
    “混蛋,在看什么呢?”

    缓缓走上天台,当看到那个消瘦的身影时,韩雪雯当即暗暗松了口气,先前,因为浑身都被雨水所淋湿,准备留着医院照顾段天涯的韩雪雯,便拉着李玉玲跑到外面买了几件衣服,并且顺便带了点吃的。

    可是,当她兴冲冲跑回来的时候,房间却是不见段天涯的人影,好在这时,一直守在门口的吴迪等人,告知他段天涯上了天台,于是,匆匆洗了个澡,韩雪雯便立即直奔天台而来。

    “没想什么,就是觉得心里闷得慌,所以上来透透气。”

    听到韩雪雯的声音,段天涯并没有回头,仍然望着那漆黑的苍穹,表情显得略微有些惆怅。

    漫步走到段天涯的身边,韩雪雯扬着手中的便当,然后便冲着段天涯嫣然一笑:“喏,我给你带的夜宵,趁热吃点?”

    “别说,肚子还真有点饿。”伸手接过韩雪雯递来的便当,段天涯也没这么客气,当即便找了个地方坐下来,然后狼吞虎咽的扒了几口。

    “慢点,没人跟你抢?”

    看着段天涯的吃相,韩雪雯真心感觉很是无语,不管在什么样的场合,不管在什么时候,眼前这个混蛋只要一动筷子,似乎就是饿死鬼投胎一样。

    对于韩雪雯的嗔怪,段天涯却似乎并未听见,三下两下解决完手里的便当,段天涯便从口袋里摸出从吴迪那里得来的半包香烟,然后惬意的点了一支。

    而段天涯身边的韩雪雯,却是在此时摸出口袋里的纸巾,伸手递到段天涯的面前,并且同时收拾着眼前的残局。

    看着韩雪雯的贴心举动,段天涯的眼里顿时闪过一丝愧疚,说真的,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,段天涯已经习惯了韩雪雯的照顾,如果哪天没有眼前这个丫头在身边,段天涯可能还真会有些不适应。

    只是,自己还能拥有这片痴心么?自己还有资格接受韩雪雯的照顾么?段天涯想不明白,甚至,他都没有勇气想下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说话?”似乎意识到气氛有些不对,韩雪雯突然抬起头来,望着段天涯的时候,双眸显得是那么明亮。

    不敢直视韩雪雯的双眸,段天涯下意识的转过头去,望着头顶的夜空,段天涯狠狠吸了几口,刚刚点着的那支香烟,瞬间就只剩下一个烟头。

    缓缓吐出一串烟圈,段天涯仍然望着那无尽苍穹,突然冲着身边的韩雪雯低声说道:“雪雯,如果我哪天辜负了你的一片深情,你会怎么样?”

    笑容顿时凝固在脸上,韩雪雯望着眼前的段天涯,当即语气幽怨的说道:“没想过,不过,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,我想,我会默默的离开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深深的吸了口气,韩雪雯强行挤出一丝笑容,然后冲着段天涯大声说道:“但是,我相信,你绝对不会这样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不,我……”面对韩雪雯那渴望的眼神,段天涯很想坚定的点点头,可是,想起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,段天涯又立即失去了所有的勇气。

    简简单单的一个‘不’字,顿时如同一道霹雳一般,狠狠击在韩雪雯的胸口,踉踉跄跄的后退几步,韩雪雯那双迷死人不偿命的凤目,瞬间显得那么明亮,因为泪水已然在她的眼眶里打转。

    依照韩雪雯对段天涯的了解,无缘无故,段天涯绝对不会说起这些,而事情的真相到底如何,韩雪雯已经没有勇气听下去了,于是,急忙转过头去,韩雪雯连忙颤声说道:“不要说了,我累了,有事咱们明天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雪雯……”

    开弓没有回头箭,竟然已经将话挑明,段天涯当即便打定注意,趁着眼前这个机会,干脆将心里话全部说出来,否则,别说韩雪雯心里不好受,连他自己也是憋得心慌。

    所以,急忙拉住意欲转身离去的韩雪雯,段天涯连忙沉声说道:“雪雯,有些事情,我很不想说,但是,我却更不想瞒你,还记得前两天,我跟你说醉酒的事吗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听到段天涯这么一说,韩雪雯急忙转过头来,或许,段天涯即将要说的,并非像她想象中那么严重。

    然而,面对韩雪雯的注视,段天涯却是立即低下头去,然后继续沉声说道:“其实,那天回家之后,我和铃姐又喝了不少酒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说到这里,韩雪雯顿时有种预感,段天涯所要说的事情,或许与李玉玲也有关,不过,到了此时此刻,韩雪雯反倒是冷静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然后,然后……”吱吱唔唔了半天,段天涯始终没有勇气说出真相,最终,暗暗咬了咬牙,段天涯当即闭着眼睛说道:“醒来之后,我才发现,自己和铃姐已经倒在床上。”

    “轰……”

    脑子里一声巨响,韩雪雯顿时踉踉跄跄的摇晃了几下,段天涯说得虽然比较委婉,但是韩雪雯哪能不明白其中的意思?

    于是,泪水瞬间夺眶而出,韩雪雯顿时有种近乎快要窒息的感觉,她实在没有想到,段天涯竟然会和李玉玲发生了这种事情,一个是她最为心爱的人,一个是她视若亲姐的好友,这让她该何去何从?

    “为什么?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?只要你不说,我就永远都不会知道,难道你不明白吗?”

    以韩雪雯对李玉玲的了解,这件事情之所以会发生,必定不是出于两人的本意,因为就算段天涯不够理智,李玉玲也不会犯下这等错误,所以,在韩雪雯的眼里看来,只要段天涯不说出来,李玉玲自然也不会吐露半句,可是,明知道是这样,段天涯还要坦然说起,这对她是不是有点太过残忍?

    “我知道,如果我不说的话,这事应该可以隐瞒下去,可是,我更不想骗你,甚至,从那晚之后,别说是面对你,就连提起你的名字,我都有种羞愧难当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说吧,你打算怎么处理?”眼里悄然闪过一丝异色,韩雪雯此刻显得越来越冷静,她知道,段天涯既然说起这事,就一定还有后文,她现在想要知道的,是段天涯该作何决定。

    望着眼前越来越冷静的韩雪雯,段天涯的心里却是越来越担心,因为他太了解韩雪雯了,这绝对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节奏,太过平静了,平静得有点吓人。

    只是,到了此时此刻,段天涯也已经没有了退路,是以,深深的吸了口气,段天涯便立即沉声说道:“雪雯,此生能够拥有你的感情,是我这辈子最值得珍惜的存在,事实上,我也一直在努力,希望能得到你爸妈,乃至你家族那些成员的认可,然而,人算不如天算,一场突然而来的错误,使得我再也没有资格去拥有你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呢?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只能是跟你说声抱歉,虽然这并没有什么用,甚至,还很可笑,但是,我还是要向你表示我的歉意。”

    瞪着双眼,一眨不眨的望着段天涯,韩雪雯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,更不曾开口说些什么,气氛,瞬间变得无比沉闷。

    良久,轻轻摇了摇头,韩雪雯在深呼吸了几次之后,当即冲着段天涯沉声说道:“那好,鉴于你的坦白,我也就不再追究,从现在开始,就当什么事都不曾发生过,你愿意么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当做什么都不曾发生过呢?”听到韩雪雯这么一说,段天涯立即苦笑的摇了摇头:“别说是你,就是我自己,都不可能当作什么都不曾发生过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打算怎么做?”猛然发出一声厉吼,韩雪雯刚刚止住的泪水,再度顺着腮边倾泻而下。

    面对韩雪雯的泪眼,段天涯顿时有种心碎神伤的感觉,条件反射性的抬起右手,想要帮韩雪雯擦去腮边的泪痕,可是,当手指即将触摸到那吹弹可破的脸蛋时,段天涯又暗暗叹了口气,同时缓缓缩回自己的右手。

    于是,带着满脸的复杂表情,段天涯当即轻轻摇了摇头:“对不起,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是的,段天涯此刻心中可谓是如同打翻了五味瓶一样,在即将准备找韩雪雯摊牌的时候,段天涯似乎已经想好了所有的说辞,可是,望着眼前那张梨花带雨的脸庞,望着那双充满哀怨的眼眸,段天涯先前想好的那些说辞,顿时又被忘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然而,从段天涯的反应中,韩雪雯却是似乎看出了对方的选择,于是,冲着段天涯凄然一笑,韩雪雯当即便悲声说道:“看来,唐虎说得没错,不管我怎么做,都无法超越铃姐在你心目中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,雪雯,是铃姐她那颗心,已经是千疮百孔,如果我再如此不负责任的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,铃姐可能就真的会放弃对生活的希望,所以,我不能,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我呢?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?”厉声打断段天涯的解释,韩雪雯指着天台旁边的某个地方,韩雪雯当即又尖声喊道:“还记得吗?在那里,你跟我说,自从我们的血液交汇到一起的时候,咱们这辈子就注定要纠缠一生,可是,现在呢?你就已经忘得一干二净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都不用说了,段天涯,我恨你,我恨你,我恨你……”

    再度打断段天涯的解释,韩雪雯歇斯底里发出一阵怒吼之后,便立即捂着小嘴,转身就朝楼下冲去。